沉默寡言的妈妈,竟然有十几个女朋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31 07:21

原标题:沉默寡言的妈妈,竟然有十几个女朋友| KY观影:日常对话

KY观影作者/ 夏超

编辑/ KY主创们

社交媒体的发达让我们能接触更多的人,但真正了解的人似乎并不多。对很多人来说,家人都是陌生的,父母有着怎样的过去,是如何走到一起的,我们可能所知甚少。

《日常对话》是关于两代人沟通的一部纪录片,由台湾导演黄惠侦拍摄,记录了她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妈妈的过去,试图改善母女关系的整个过程。这部纪录片真诚恳切,令人感动,荣获今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片。

冷淡的妈妈,不懂如何对家人表达感情

黄惠侦已成家,有一个小女儿,仍和妈妈一起居住。母女两人一起生活了30多年,却像陌生人一样。

早上,妈妈醒得很早,准备好饭菜后就出门,晚上会在外面吃过饭再回家,洗漱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听一会收音机便睡觉。可以说,母女两人在生活上的交集似乎只有早上的饭菜,没有问候,没有家长里短。

从小时候起,黄惠侦和妈妈好像就一直如此。那时,她和妹妹还很小,但妈妈在工作之余很少和女儿待在一起,总是出去找朋友一起玩耍。所以,黄惠侦和妹妹觉得,妈妈是不是不爱自己。

除了睡觉之外,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她几乎全是在工作。那时,妈妈做牵亡,为死者超度。一开始,黄惠侦为妈妈的这份工作自豪,觉得既能造福死者,还能赚钱养家。长大些她才发现,这工作会被人瞧不起,为此有些怨恨妈妈。

在自己出生之前,在自己还无法记事的时候,妈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妈妈不在家时又过得怎么样,她都不了解。家里有妈妈的一些老照片,上面青春年少的模样令黄惠侦充满好奇。

可是,妈妈从不说起自己的过去,她觉得没什么可讲,也不愿讲有的没的。黄惠侦看到妈妈这种封闭的态度,问道:你觉得这世上有了解你的人吗?妈妈沉默片刻,回答道:“不知道。谁要了解我?”黄惠侦说:“我跟妹妹就想了解,但你都不让我们了解。”妈妈又陷入沉默。一道无形的高墙横亘在母女之间。

黄惠侦不甘心和妈妈做一辈子的陌生人,她开始用一些方法来增进对妈妈的了解。她带着妈妈回了多年没回去过的老家。原来,妈妈在原生家庭里依然沉默寡言,她和兄弟姐妹的感情也很淡漠。

妈妈不自觉地讲起一些童年往事。 小时候,妈妈过得不快乐,无心上学,整天和伙伴们在外面游荡。外公外婆的关系不好,外公经常打骂外婆,外婆无法忍受,还想到过自杀。

妈妈的婚姻是家里包办的。那时候人们的观念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嫁了人就有个窝,总比单身好。家里托人为妈妈介绍对象,就成了婚。结果,黄惠侦的爸爸是个喜欢喝酒赌博的人,婚姻非常不幸。

黄惠侦明白了,妈妈对家庭的冷淡态度很可能源自她的成长经历。她不懂得怎么对亲人表达内心的想法,不懂得如何进行情感上的互动和交流。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更像是因为血缘关系,而不是感情上的深层联系。这样的情况很容易就转移到后来组建的家庭里。

妈妈竟然是个撩妹高手,温柔又多情

妈妈在家庭之外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在黄惠侦的印象中,妈妈外出总是和女人们在一起,她小时候就意识到妈妈喜欢女人。

当时还很小,黄惠侦对同性恋没有概念,她的感受非常实际,就是妈妈似乎爱女友们比爱自己更多。长大一些,黄惠侦从别人口中听到关于同性恋的负面看法,别人会说她妈妈是不正常的,是变态。她非常困惑,还怨恨妈妈为什么不和别人一样。

这么多年过去了,整个家庭对这件事一直保持沉默。这次,黄惠侦想要捅破这层窗户纸,她直接问妈妈,为什么从来不和家人说明这件事。妈妈觉得让小孩子知道这件事会有不好的影响,所以她避而不谈。

为了知道妈妈在家庭之外的样子,黄惠侦开始采访妈妈交往过的女友,没想到的是,妈妈有着完全不同的一面。

妈妈是一个撩妹高手,非常懂得追求别人。妈妈知道有个女友喜欢看歌仔戏,她就将这一点作为突破口,四处打探哪里有歌仔戏的演出,打电话给女友,再骑着摩托车一起去看戏。这样缠着几次,两人就走到了一起。

妈妈是一个有些任性的人。在她高兴的时候,她会不停地以“宝贝”称呼女友,非常甜蜜,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生闷气一样,都不让女友一起坐摩托。

妈妈还是一个温柔的人。一个女友说她在床上很温柔,还说自己换下的衣服都是妈妈亲手帮忙洗的。

妈妈是一个舍得付出的人。她赚钱不容易,但将钱花在女友身上一点也不含糊。妈妈和一个女友在一起的时候,每年都会为她买贵重的首饰。这让女友很感动,第一次送的玉镯带了二十多年终于断了,也不舍得丢弃。

这样的妈妈,黄惠侦几乎无法想象。她回到家中,要和妈妈聊一聊这些事,看看她的反应。

当问到妈妈有多少个女友、怎么追求别人时,妈妈忍不住地害羞起来。这种状态是黄惠侦很少见到的,与家庭生活里妈妈的样子差别太多,不再寡言,不再拘谨,仿佛卸下了重负。黄惠侦为此感到开心,但也更加疑惑,为什么妈妈在家里总是那么沉闷,为什么她不能在家里展现这样的面貌,哪怕只是一部分也好?


接纳彼此,才能让家庭关系真正改善

采访中,有一段对话让黄惠侦有些意外。妈妈的女友说,黄惠侦和妹妹不是亲生女儿,是领养来的。妈妈还对女友们编造了自己的结婚经历。

黄惠侦明确知道自己是亲生的,当时只是觉得好笑,后来转念一想,妈妈和女友们在一起这么开心、放松,为什么还要撒这个谎?她突然觉得心酸,原来妈妈在用谎言来回避不愿面对的包办婚姻,尤其是家庭暴力的经历。

黄惠侦的爸爸经常赌博、酗酒,喝酒之后就会发酒疯,时常毒打妈妈。当谈论家暴时,妈妈在多年之后仍然觉得很痛苦。她不愿被人知道这段经历,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是个成人了还要被打,长大后也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只能说明自己的无能和怯懦。

长期的家暴让母亲难以忍受,她想到离婚,但又担心家暴的事被人知道,感觉很丢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妈妈想到了逃走。她想过自己离开,但又担心两个幼小的女儿留下来会被饿死,最后带着女儿们一起出逃,她说道:“带出来就算会饿死,也是三个一起死。

之后,母女三人四处躲藏,逃跑时过于慌乱,妈妈也没带什么财物,后来都是向朋友借衣服穿。没有户口本,黄惠侦和妹妹无法上学。即使逃出来,她们依然提心吊胆,有人说她的爸爸拎着刀在找她们。

婚后这几年,是妈妈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这段时间同样埋藏着黄惠侦最恐惧的一段记忆:她也是父亲的受害者,遭受过他的性虐待。

黄惠侦从未向别人讲过这件事。她一直觉得妈妈知道这件事。她觉得,正是因为这件事,妈妈才会对自己这么冷淡,才会对自己毫不关心。然而,妈妈根本不知道竟然有这种事发生。

黄惠侦和妈妈分别是性虐待和家暴的受害者,她们有着类似的心理:她们明明是受害者,没做错任何事,但总会觉得事情的发生似乎是自己的错,她们觉得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我才是受害的原因,因此自我贬损,觉得自己无能,不值得被别人关爱。这种心理将伤害进一步深化。

多年以后,黄惠侦才明白,错的不是自己,她不应该为别人的错误而自责。现在,当她看到妈妈会因家暴觉得丢脸时,她要将这个道理告诉妈妈,让她更好地面对过去,克服过去的负面影响。

黄惠侦和妈妈之间存在隔阂的原因有很多,两代人的成长环境不一样,人生观念本来就容易有所分歧,而且妈妈在很传统的家庭中长大,亲人之间很少主动表达彼此的情感。正是缺少这样的表达,黄惠侦从小就怀疑妈妈对自己和妹妹的爱,而从妈妈逃离家暴等事情上,我们能够看出妈妈确实爱着女儿。

妈妈对自己的身份认同也加大了她们之间的距离。虽然她很清楚自己的性取向,在家庭之外也从不避讳与女友们的接触,但她仍旧担心自己的身份会对女儿们的成长造成不良影响。她对此避而不谈,反而让黄惠侦觉得妈妈对自己不够信任。

此外,妈妈知道女儿对自己遭受家暴有所了解,黄惠侦也觉得妈妈知道自己曾被父亲虐待,当两个人还无法从过去的阴影中完全走出来时,她们对待彼此总会小心翼翼,她们潜意识地害怕过多的深层次接触可能触发自己对过去悲痛的回忆。

黄惠侦已近四十岁,但她不愿意和妈妈的关系永远这样下去,所以她努力做出改变。这些采访、这些敞开心扉的对话增加了母女两人对彼此的真实了解,黄惠侦要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妈妈,她不会因性取向厌恶自己的母亲,她完全接纳妈妈在家庭之外的样子。

那么,黄惠侦和妈妈的关系在这之后发生巨大转变了吗?

妈妈依然会在准备好饭菜之后出门,和女友一起享受愉快惬意的生活,而一些细微的变化也在发生:妈妈会在晚饭前主动回家,和黄惠侦一起做饭,聊上几句,在同一张桌子上一起吃饭。一次敞开心扉的对话可能无法立刻改变关系,但这至少迎来了全新的开始。

写到这里,想问问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你知道,在作为你的爸爸妈妈这个身份之外,你的父母是谁吗?他们的性格、好恶,他们的爱恨、历史。他们经历过的重大的转折,他们的秘密。对于和父母关系糟糕的朋友来说,我不能保证知道这些之后,一切是否就能发生奇迹般的改变。但我想,它一定能够帮助你更好地理解,他们和你的关系为何会是现在的样子,它也一定能让你更了解你自己。

与其抱怨两代人之间的隔阂和误解,不如尝试着做出行动。在这里我们发起一个小小的实验,请你尝试问你的爸爸妈妈,除了现在的另一半,你还爱过谁吗?可以把问到的结果填写到这个链接中给我们看哦~也可以直接留言到评论区。

以上,晚安。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