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宣布扩大MLF担保品范围,这是又要放水的节奏了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04 14:27

人行宣布扩大MLF担保品范围,这是又要放水的节奏了吗?

2018-06-04 14:00来源:江瀚视野银行/担保/三农

原标题:人行宣布扩大MLF担保品范围,这是又要放水的节奏了吗?

主要结论

人行扩大MLF担保品范围,并不是为了扩大MLF总量,而是为了优化MLF申请银行的结构,增强中小银行申请MLF的能力,还可能优化他们的流动性指标(LCR等),以便提升他们支持三农、小微的积极性。

但流动性未必是银行投放三农、小微信贷的主要障碍,信用风险更加关键,而这一问题单靠货币政策难以解决。

一、MLF扩大担保品范围

2018年6月1日,周五,周末作业如期而来。人行发布消息,决定适当扩大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范围,新纳入的担保品包括:

不低于AA级的小微企业、绿色和“三农”金融债券,AA+、AA级公司信用类债券(优先接受涉及小微企业、绿色经济的债券),优质的小微企业贷款和绿色贷款

简言之,就是“小绿农”债权资产,以及金融机构的“小绿农”专项金融债券。要求AA级以上。

而此前MLF的担保品范围是:

国债、央行票据、国开行及政策性金融债、地方政府债券、AAA级公司信用类债券,此外还可能包括优质信贷资产

MLF的本质是一种特别约定的再贷款,即银行以高等级债权资产为担保,向人行借入基础货币。银行要支付利息,近期为3.30%(1年期MLF)。银行通过MLF获得的资金,人行也有投向要求,包括三农、小微等,因此是一种定向货币政策工具。

截止2018年5月末,全国MLF未到期余额是40170亿元,将在未来一年内陆续到期。银行要安排资金偿还。

二、实践操作中的要点

但实践中,有以下几个要点不宜忽略:

(1)大多MLF以政府债券为担保,几乎未听说以信用债或优质信贷资产为担保的。因此,全行业看并不存在所谓的“担保品不足”情况,银行有充足的政府债券做担保,可能仅部分小银行存在这一现象,因为它们手里的政府债券不多。

(2)近期MLF利率为3.30%(1年期),对于流动性充裕的大型银行几乎没吸引力,因此大型银行平时参与不多。存款等负债情况不佳的中型银行,则参与最多。小银行因为大多不是一级交易商,无法向人行直接申请MLF(只能申请传统再贷款或SLF)。

于是,最后的结果,就是中型银行成为了拿MLF的主力,而真正在基层支持三农、小微的中小银行,其实很难拿到MLF。这其实与MLF的初衷相违背了。人行只向大河(大银行)灌水,大河的水要先流到小渠(小银行),庄稼长在小渠边。

(2018年一季度末数据,时点数可能与期间数存在较大差异。“向央行借款”还包括MLF之外的其他广义再贷款。按银行总负债规模自左向右排序)

中型银行拿了这么多MLF,有没有拿去支持三农、小微,我们可不知道,但我们知道的是,真正在基层支持三农、小微的中小银行,没拿到多少MLF。这样的MLF申请银行的结构,可能并不能令人满意。针对这一局面,人行必须给个说法。

因此,人行一直以来想方设法增加各种广义再贷款(再贷款、MLF、SLF、PSL等)的担保品范围,以便让更多中小银行能够参与。换言之,这个政策的初衷,并不在于提高MLF总量(恰恰相反,MLF总量依然可能压缩,比如通过4月的降准偿还MLF),而在于优化MLF的申请银行结构——支持中小银行多申请MLF去支持三农、小微。至于大型银行么,还是那句话:要啥麻辣粉。

这一调整的背景,是2018年开始,在前期区域试点的基础上,人行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信贷资产质押和央行内部(企业)评级工作。银行若想申请人行的广义再贷款,又苦于高等级债券不足的,可以申请人行对该信贷的借款企业进行评级,评级达标的,可以将其作为广义再贷款的担保品。

三、新政的主要影响

因此,人行此举,根本上还为了提高中小银行申请广义再贷款的能力,更好地落实金融政策对三农、小微的支持。

正如前文所言,实践操作中,真的拿优质信贷去作为担保品申请MLF的,几乎没有听说,可能某些不在我们研究覆盖范围内的中小银行操作过(欢迎知情者在公共号后台与我们联系)。也就是说,这样的做法即使存在,也是非主流,金额极小,几乎不会对基础货币总量带来什么影响。所以,人行此举预计不会对市场流动性产生明显影响。

但对于微观主体(银行和企业),则可能会有些影响不可忽略,而这可能也是人行希望达到的政策效果。

其一,如果这些资产纳入了广义再贷款的担保品范围,意味着这些资产的流动性提高。资产的流动性,包括卖出的能力和抵(质)押的能力。那么,如果监管部门在考核银行的LCR等流动性指标时,在计算优质流动性资产、无变现障碍资产时,能够把这些资产也考虑进去,那么会减轻这些在三农、小微上投入较大的银行的流动性指标考核压力。简言之,如果某些银行支持三农、小微力度很大,却因此导致流动性指标考核不佳(因此这些资产流动性不好),人行新政可修正这一矛盾。从而,银行持有这些资产的积极性也会提高,有助于信用投放。

其二,当银行投放、持有这些资产的积极性提高时,就真正能够起到支持实体之目的了。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这些资产流动性变好,银行积极性会提高,但仍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些客群的融资难问题。这些客群的融资难,更多原因并不是流动性,而是信用风险相对高。而这一点,需要更多部门的综合手段去应对,单单人行一家的货币政策等已力不从心。

(本文由作者王剑授权原创发布,如需转载请和作者联系)

作者:王剑,国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2016、2017年新财富银行业最佳分析师

首发微信公众号:王剑的角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